优秀班主任任小艾_为您服务教育网
推荐:古诗词欣赏  中考  高考  阅读:
  您当前位置:为您服务教育网首页>>> 教学研究>>任小艾班级管理经验>>家政、施爱与管教艺术(第一章)3
家政、施爱与管教艺术(第一章)3

  3、 管理而不唠叨(这是可能的)

  朝着孩子大声嚷叫和唠唠叨叨可能成为习惯,而且是一个徒劳无益的习惯!你是否曾对孩子呵斥过:“我再说最后一遍,只此一回,下不为例?”父母往往用愤怒来促使孩子行动,而不是用行动来促使孩子行动,这是无济于事的。请看下面一个例子:

  八岁的亨利坐在地板上,玩游戏,妈妈看看表,说道:“亨利,快9点了(多说了30分钟)了,把玩具收起来,洗澡去。”亨利知道,妈妈也知道,她的意思不是要他去洗澡,她的意思只是要他开始考虑去洗澡。这个命令空无内容,如果亨利乖乖照办,她准会晕死过去。约10分钟后,妈妈又开口了:“好了,亨利,天更晚了,明天你还得上学。我要你把玩具收起来,进浴缸去!”这次,她还不是真要亨利照办,亨利明白。她真正的意思是“洗澡的时间快到了,亨利”。亨利拖着步转了转,堆起一两个盒子,表示他听见了。接着,他坐下来,又玩了几分钟。6分钟逝去了,妈妈又发出一道命令。这一次语言变激烈了,还夹带着威胁:“听着,你这小鬼,我说过要你动起来,这不是说着玩的。”在亨利听来,这意味着他必须收拾起玩具,慢慢地向浴室门走去。要是妈妈快步紧逼,他就不得不火速完成这一任务。可是,倘若妈妈在采取照例的最后行动之前心里走一下神,他就满可以再享受几秒钟的暂缓时间。

  你瞧,亨利和妈妈在演着一场独幕剧;双方都知道剧规,知道对方扮演的角色。全场戏程序化,计算机化,并按脚本进行。不论何时,妈妈要亨利行其所不欲,她必定一步一步地通过虚张声势的怒气向前推进:先是平心静气,尔后才是涨红脸庞,威胁恐吓。他不达到怒火中烧,亨利就犯不着动弹。这场把戏何等拙劣!妈妈是靠徒有其名的威胁来控制亨利的,无怪乎她不得不整天发怒。她与孩子的关系遭到污染,每天睡觉前她都是昏昏沉沉,头疼脑涨。她永远没法指望孩子迅速听话,要燃起怒火,使孩子相信非服从不可了,至少得花她5分钟。

  而用行动来促使孩子行动不知要好多少。有数以百计的手段可以带来预期的反应,其中有一些与疼痛有关,另一些则是对孩子给予奖励。奖励(贿赂)的使用在下一章讨论这里姑且不谈。轻微的疼痛照样会完满地驱动孩子。父母应该拥有一些使孩子愿意合作的办法,而不是简单地要他服从----因为告诉了他该做什么。对于那些想不出办法的人,我愿意建议一种方法:有一块肌肉隐蔽在紧靠在脖子底部,解剖学上叫作斜方肌,用劲挤压它,它就会向大脑输送信息:“这样疼,不惜代价避免再度发生。”疼痛是暂时的,不会带来伤害。当孩子不理睬父母要他做的事时,就应让他知道妈妈有一个管用的力量源泉。我们还是转回来谈亨利和妈妈间的那个睡觉问题吧。她理应告诉他,他还有15分钟玩游戏,接着,明智的做法就该是上好闹钟,或是烘箱定时嗡鸣器,以便15分钟后发声。大凡人,孩子也罢、成人也罢,都不会喜欢在做事时被突然打断。时间一到,妈妈应冷静地叫亨利去洗澡。倘若他不是立即就动,就该挤压他的斜方肌。亨利一旦知道这一步会不可避免地接踵而来,他势必会赶在有恶果产生之前挪步。

  读者之中,可能有一些人会认为故意地、有预谋地向招人疼爱的小家伙施加小疼小痛是一个恶劣而缺乏爱心的建议。我请求这些怀疑论者听我把话说完。看看别的办法吧。一方面,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是没完没了的唠叨,争吵不休。当孩子发现父母永无休止的话语后面并没有什么威胁时,他就不再听他们讲了。唯一能引起他反响的信息是那些火冒三丈、怒气冲天的话,这意味着叫叫嚷嚷还得继续下去,而孩子则反其道而行之,去折磨妈妈的神经,损害父母----孩子关系。这些口头呵斥的最大缺陷在于,父母到头来往往还得求助体罚。结果,父母不是以一种冷静、审慎的态度来施以管教,而是极不冷静、沮丧地动手打孩子。这样揍孩子,全无道理。如果父母的态度是充满自信心的安详,那么这种情况会以迥然不同的方式结束。妈妈轻柔地、略带礼貌地说:“亨利,你知道不听我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现在我还看不出今晚到底有何理由为了得到你的合作,我非得弄疼你。但是,你若是执迷不悟,我就会揍你。蜂鸣器响时,告诉我你的决定。”孩子可以选择,服从妈妈愿望的好处显而易见。她无须吵嚷,也不必威胁要儿子短命,更不必烦恼,她毕竟是发号施令的人。当然,以后的几个月里,孩子不时要想看看她是否仍然操着指挥权,如有必要,母亲不得不干两三次,以证明她可以使之疼痛。不过,至于两种办法之中何种更少疼痛,更少上下等的敌意,我看是无庸置疑的。

  斜方肌是一个意料不到、妙用非凡的小疼小痛之源,实际上它是特意为学校教师而创造的。在无数成人和孩子互相对峙的冲突中,它都可以发挥作用。几年前,我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我从一家杂货店出来,门口站着一个弓腰曲背,约摸75岁至80岁的老人。有四个孩子,很可能是九年级的学生,正围着他,跑着兜圈子。我出门时,正逢上其中一个孩子把老人的帽子碰落并盖住了老人的眼睛。这群孩子看着老人柱着杖的狼狈样子,哈哈大笑。我跨到这可怜的老人面前,建议孩子们另寻他人去折磨。他们一边骂我,一边溜达开去。我进了车,开走了,约15钟后,我又回来取我忘了拿的东西。一钻出汽车,我又看见那四个孩子从附近的一个五金店冲出来,小店主人紧跟在后面追出来,摇晃着拳头,抗议地大叫。尔后,我发现,他们撞倒了店里的货架,让听子、盒子撒落一地。他们还取笑店主是犹太人,嘲笑他那肥胖的身躯,我相信这伙男孩见我来时,他们以为我自信是罗宾汉第二,是无辜者的保护人,被压迫者的朋友。这帮小魔王中的一个迎面朝我跑来,挑衅地瞪着我。他只有我个头的一半高,但他显然并不害怕,因为他毕竟只是孩子。他说道:“你敢指责我!看我会不会去告你!”我的双手颇大,显然此刻正派用场的时候。我两手抓住他的双肩,对准他的斜方肌使劲挤压。他抱着脖子无力地倒在地上。他的一个朋友说道:“我敢说,你是个教师,是不是?”四个人都逃开了。当天夜里晚些时候,我接到警察局的一个电话,说这四个男孩骚扰那条街区的商人和顾客已有数周。他们的父母不想与当局合作,警察也不知道对这些袭击该如何处理。我想,没有任何方法能比此类青少年寻衅横行而不受惩罚的例子更能姑息、纵容青少年的犯罪了。

  学校管教与家庭管教并无多大差别;在这两种环境下,管理孩子的原则是相同的,只是方法有别。教师也罢、童子军领队也罢、娱乐队队长也罢,如果是试图用自己的怒气来控制一伙孩子,就会成天烦恼沮丧。孩子们摸准离他采取行动之前有多长时间,然后他们照例会把他推至界限。也许教师或团体领导人能犯的最荒谬的错误就是采用孩子们并不讨厌的管教措施。举例来说,我认识一个教师,她总是始而大叫大嚷,终而哀求她的学生与她合作。当他们乱成一团,完全不能掌握时,她就拿出她的最后一手:爬上讲桌,使劲吹哨子!这下孩子们可高兴了!她重约二百四 十磅 ,孩子们在吃午饭和休息时就策划怎样把她逼上讲桌。她无意中给孩子们的不守秩序发了奖品。他们的态度颇似那个哀求狐狸不要把它扔进荆棘丛的兔子哥哥,他们要的恰恰正是这个。

  千万不要以为违纪的孩子认识不到他在违纪。我认为,对于反抗大人的权威这一点,大多数孩子是颇有分析力的;他们思考在先,仔细掂量可能带来的后果。若是力量太悬殊,正义会取胜,他们自会择善而从之。这一特点已在成百万个家庭中得到证实。在这些家庭中,孩子把父母中的一方逼得忍无可忍,而对另一方则像个可爱的小天使。妈妈呜咽着说:“里克很听爸爸的话,可他却根本不睬我。”里克早已观察到了惹妈妈比惹爸爸更安全。

  总而言之,父母必须认识到,最为成功的控制技巧是那些能够控制孩子的技巧。小疼痛正是其中的一种。对孩子说得再多,也无济于事。“杰克,你干吗不拣对的干?你几乎从来没干过好事。儿子,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可怜可怜我吧,看来我老是非得收拾收拾你才行。我怎么也不明白你干吗不照教你的那样做。哪怕是一次,仅仅一次这样做了,你也算对得住你的年龄”一月复一月,一年又一年,杰克忍受着这些无穷无尽、喋喋不休的唠叨。幸运的是,老天总算赋予了杰克一条途径,借此他可以躲开它。住在铁路旁的人久而久之对火车开过的声音竟可以听而不闻;同样,杰克发现对付他周围那些全无意义的嘈杂,最好办法是闭耳不听。如果合作对个人有明显的好处,杰克(和他所有的同龄人)都会很乐意“拣对的干”。 

  4 、不要用过分的物质主义使孩子饱和

  且不论大萧条年代如何困苦,那时至少有一个问题比现在易于回答。对于孩子的物质要求,我怎能拒绝呢?那时要父母告诉孩子,他们买不起孩子想要的一切,是很简单的一件事,爸爸只能勉强保住桌上的面包。可是,到了这个物质丰裕的年代,父母的任务就困难多了。要鼓起前所未有的勇气,才说得出:“不行,我不给你买布娃娃”。而那时说“对不起,你知道我们买不起那个布娃娃”,则不需要什么勇气。孩子们要贵重玩具的欲望已经被玩具商花费成百万美元的电视广告精心的激发出来了。这些商品工艺卓绝,喷气式飞机、电动怪兽、自动步枪,其大小造型与真的丝毫不差。小顾客坐在电视机前,张大嘴巴,完全被迷住了。五份钟后,他发动战役,到底花了爸爸14元,外加电池钱和税款才算完。麻烦在于,爸爸能买得起这个新物品,就算不用现金,至少也可能用他的魔幻般的信用卡。如果本街区有三个孩子买了值得羡慕的玩具,妈妈和爸爸就会感到一种压力,甚至有一种过失感。他们觉得自己自私,因为他们自己就曾耽于类似的奢侈。假如父母有足够的勇气抵制孩子的强烈要求,孩子还可绕道而行----众所皆知,祖父祖母是极易“上当”的。就算孩子不成功,父母或祖父祖母没有给他买他要的,也有一个一年一度万无一失的来源:圣诞老人!小孩要圣诞老人给他带那样东西来时,父母便身入陷阱,无法逃脱了。他们能说什么呢?“圣诞老人买不起”吗?难道圣诞老人会忘记他,让他失望吗?绝对不会。圣诞老人自然会赶着雪橇,带着玩具来的。

  有人会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应让孩子享受盛世的果实呢?”当然,我不否认,孩子应有一定数量他热望的东西。但是许多美国孩子被过量的东西淹没了,这对他们有百弊而无一利。人们常说,繁荣盛世远比逆境考验人,对此,我颇表赞同。如果孩子觉得他理应想要啥就要啥,想何时要就何时要,那就没有什么比这样更能使受惠而无感激之情了。瞧瞧孩子怎样在生日晚会上或是在圣诞节撕开一大堆礼品包装纸,是很有教益的。孩子仅仅扫了一眼,就把贵重礼物一件接一件地扔到一边。如此缺乏热情与感激,把孩子的妈妈急坏了。于是,她说:“咳,马文!你瞧这是什么!一个小录音机!这下该对奶奶说什么呢?去好好抱一抱奶奶,你听见了吗,马文?上奶奶那里去,搂住她,亲亲她。”马文说不定不会对奶奶说一番亲昵的话。他不动弹是因为事实上,轻易得来的这些奖励无价值,尽管买来这些东西是人是花了不少钱的。

  拒绝给予孩子他想要的一些东西还有另一个原因,虽然这听起来使人摸不着头脑,但实际上你给他太多,则正好剥夺了他的欢乐。关于这个原理,我有一个极好的例子,这在每年的感恩节时可以在我家明显地看到。我们家有福,请了几个天下最了不起的厨师。每年一到感恩节,他们就“大显身手”。传统的感恩节正餐包括火鸡、豌豆、热卷、两种色拉、还有六至八种其他菜肴。我们在餐桌上的交流举止并不雅观,但颇为壮观。大家一直吃到不舒服才罢手,根本不为餐后甜点留下余地。接着,苹果馅饼、重油蛋糕、鲜饮料送上桌来。看起来,我们似乎一口也吃不下了,可我们还是又吃开了。末了,吃得胀鼓鼓的,全家开始摇摇晃晃地离开餐盘,去找一个地方躺下。再过一会,大概是下午3点钟,腹内的压力开始减退,大家就把糖果糕点散开。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没有一个人感觉饿,但我们习惯于一日三餐。火鸡和夹心卷摆好了,吃完了,又送上一份馅饼来。这时,人人吃起来眼色茫然,心不在焉;既不想吃,又不喜欢吃。这种可笑的仪式要持续两至三天,直至一想到食物就觉得恶心。一方面,吃饭通常提供生活的最大乐趣之一;另外一方面,食欲被过分满足时,吃东西又失去了它应有的欢悦。

  欢悦产生于强烈的需要得到满足之时。没有需要,就无所谓欢悦。对一个渴得要命的人来说,一杯清水远甚于金子。将此理推及孩子身上,尤为明显。如果你从来不让孩子想要东西,他永远不会享受品尝到得到此物的欢欣。如果你在他会走之前就给他买小三轮车,在他能骑这前给他买自行车,在他会开之前给他买小车,在他知道钱的价值之前给他买钻石戒指,他接受这些礼物时就不会有多少欢欣之情与感激之心。这样的一个孩子永远没有机会朝思暮想,切切渴望得到某个东西,这该是怎样的一种不幸啊!他完全可能失望得要用工作去争取,这样,同样一个本来只是乏味无趣的东西,就可能会变成珍贵的战利品或财富。我建议你给与孩子暂时剥夺的刺激,这于他乐趣更多,于你花钱5、避免爱得过分,亦避免控制太紧。管教过分的后果不言自明。如果父母过于严厉,事事干涉,孩子会饱尝蒙耻受辱之苦。家庭的气氛冰冷呆板,孩子永远生活在惊恐不安之中。他事事不能自主,个性被父母权威的铁蹄任意蹂躏,持久的依赖性、来势汹汹的敌军意和精神变态都会从这种难以忍耐的重压下生产。而另一方面,最大限度的放任自流同样是悲剧性的。在此种情形下,孩子从襁褓时期开始就是自己的主人,他以为世界是围着他那个任性的帝国为中心旋转的。他往往瞧不起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不尊重他们。家里全无纪律,骚动不安,他的母亲往往是本街区神经最紧张、意气最消沉的女人。孩子尚幼小时,母亲只有留在家里,因为不论她把这个小捣蛋带到哪里,她都会感到难堪。倘若这种混乱能育出健康的、令人放心的孩子,这番艰辛还算是值得,不幸的是,孩子通常会因这种无纪律的环境而吃尽苦头。本书开篇就强调了教养孩子时过分放纵的方法带来的危险和社会恶果。但我并不想由此而引起父母做得过火,从而在另一方面铸下大错。两个极端均是灾难性的,只有适中才是安全的,而这个适中有时则难于把握。

  缺少爱和爱得过分对孩子均无闪处。完全无爱(排斥)势必从感情上,有时还从生理上,毁掉孩子。没有爱,没有触摸,没有照料,婴儿常会夭折。这个事实早在13世纪就被人们注意到了。当时,腓特烈二世用50个婴儿做了一项试验。他想知道,如果没有机会听到人说话,这些孩子会说什么样的语言。为了完成这个令人纳闷的研究项目,他派奶妈给孩子洗浴、喂奶,但禁止她们爱抚、搂抱或对他们说话。结果,试验失败了,50个孩子无一遗漏,全部夭折了。新近做的数百项研究表明:出生第一年期间的母亲--孩子关系对孩子显然是生死攸关的。没有爱的孩子无疑是万物中最悲惨的。

  无爱对孩子有极坏的影响,这一点广为人知;过分的爱或“超级慈爱”亦有危险却鲜为人知。就连一些德高望重的专家,如卡尔.门宁格博士就没有认识到过分的父母之爱的危险。他认为,从来没有孩子是被爱毁掉的。被毁掉的孩子是那些被弃置而不加理睬的孩子;或是因其调皮,被可能招致的惩罚吓坏了孩子;再不就是被迁就迷住的孩子。尽管我很尊敬门宁格博士,但我还是不能同意他的看法。我相信确有一些孩子是被爱宠坏的,眼下的美国人是有史以来最看重孩子的,许多父母把自己的全部希望、全部梦想、全部心愿、全部未酬之志都寄托在孩子的身上。这种理论的登峰造极便是溺爱子女。我曾同一个母亲交谈过,她热切地对我说,孩子是她唯一的幸福源泉。漫长的一生中,她大部分时间会在前厅窗前,注视着她的三个女孩玩耍;她担心她们会受伤,或需要她的帮助,或者把自行车骑上街。虽然她的夫君怨声载道,可她还是牺牲了对他的责任。她从没有时间打扫房屋,在空口站岗是她唯一的职责;那些可能伤害她的爱女的潜在威胁意使她惶惶不可终日。

  对慈爱的父母来说,孩子生病或遽然有险总是难于忍受的,然而即使是最小的威胁也会给慈爱子女的父母带来巨大的不安。不幸的是,惯于溺爱的父母并非唯一的受苦人,孩子常常亦是受害者。理论上已证明,气喘病经常发生在被“爱得连气都透不过来”的孩子身上,虽然这之中的关系还没有最终确定。溺爱的其他后果还少有探测,惯于溺爱的父母很难让孩子去承担一些合情理的风险,而实际上,这些风险是孩子成熟起来的必要前奏。同样,上一节谈到的物质问题在父母双方或一主溺爱孩子的家庭中更为严重。感情晚熟是溺爱常有的另一后果。

  我已经尽力说明,管得过紧和爱得过分都是有害的。另外一个在社会中经常发生的不幸情形也值得一提。这种事出现在对控制孩子有不同意见,而父母双方各自代表一个极端的家庭中,情形不外乎是一个熟为人知的模式:爸爸很忙,完全陷在工作之中;他早出晚归,回家还带着一包工作。也许他还经常出差。碰上他偶然在家并且不工作的时候,他总是精疲力竭;他一屁股坐在电视前看球赛,不愿意让人去打搅他。自然,他管孩子的方法十分严厉而没有同情心。他经常发火,孩子学会了避开他。与此相反,妈妈没有一个外部世界以从中获取个人乐趣,家庭、孩子是她喜悦的源泉。事实上,这些已经代替了从她结婚始就消失殆尽的浪漫情火。她忧心冲冲,为孩子的爸爸对孩子缺乏爱和温柔而担心。她感到,她应该偏向另一方向,以便补偿他的严酷。当孩子们没吃晚饭就被父亲送去睡觉,她便偷偷给他们送去牛奶和小甜饼。逢上孩子的爸爸出外,她就成了家中唯一的权威,结果家里占优势的基调是松松散散,放任自流。她太爱孩子,不敢冒险去管孩子。于是,父母两的权威象征相互作用、互相矛盾,而孩子则夹在他们之间受教育。孩子对父母两人皆不尊敬,因为他们各自破坏了对方的权威。据我的观察,这些权威自我毁灭形式之中常常埋下了反叛的定时炸弹,等到孩子进入青春期,炸弹就会爆炸。我所知道的大多数充满敌意、咄咄逼人的少年人都出自于这种自相对立的家庭。

  如果我们要想养育出健康、有责任心的孩子,我们就必须力争找到爱和管的“中点”。

上一页   ③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家庭教育+幼儿教育+赏识教育
    为您服务教育网今日推荐

联系我们 本站搜索 要资料 请您留言 开心智慧吧 动画 笑话 安平影像 周恩来总理
为您服务教育网——全心全意为中国教育免费服务(Copyright© 2001-2017 河北·衡水) 安平明德小学 一小学前三班
冀ICP备06009845号